当前位置:龙溪人才网美容武汉拟立法保护精神病患者 禁止限制患者自由护肤DIY
武汉拟立法保护精神病患者 禁止限制患者自由护肤DIY
2022-06-23

武汉市有各种精神病患者30多万,其中至少有3万“武疯子”,每年武汉市约有1900人因患精神病自杀身亡。而平均百名患者拥有一张病床。昨日,民革武汉市委员会公布调查表明:精神病患者缺乏康复机构,《残疾人保障法》难保障精神病患者。

记者昨悉,《武汉市精神卫生条例》有望明年出台。该条例将对精神病患者的隐私权、人身自由、学习、工作权利的保护等进行专门规定。

据了解,目前我国已有北京、上海、宁波、杭州四城市有了精神卫生的地方性法规,此条例若出台将是我国第五部地方《精神卫生条例》。

武汉现状

武汉至少有3万“武疯子”

民革武汉市委员会调研室主任孔繁莉介绍,据武汉市精神卫生专业人士统计,武汉市有精神病患者约12万、轻性精神疾病患者约16—25万、精神残疾2.3万,占全市残疾人总数的7.93%。有在册吸毒(海洛因)人员3.5万、10—20%的青少年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碍。每年武汉市约有1900人因患精神病自杀身亡。

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武汉市目前精神病患者至少有30万人,其中10%具有暴力倾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武疯子”。

平均百名患者拥有一张病床

调查发现,严重缺乏康复机构和收容机构也是制约武汉市精神卫生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由于缺乏康复机构,一些精神病人发病时进医院,病情控制了只能选择出院回家。”孔繁莉说,调查还发现,有的患者无家可归或有家不能归只好长期在医院占据着病床。

仅武汉市精神病医院一家就长年住着30多位不符合民政部门收容,而家庭又不愿管理的重性精神病人。由于医院长年收留这类患者,大大降低了病床的周转率和收治率,造成经营上的困难和经济上的压力。

目前,武汉市现有精神卫生机构约19所,总床位数约3000张,平均每百名患者拥有病床数不到一张。

孔繁莉说,调查发现,专业医师人数紧缺、特别是缺少心理治疗师和康复治疗师的矛盾十分突出。武汉市仅有2500人左右专门从事精神卫生工作。

现有法律难保障精神病患者

孔繁莉说,目前《残疾人保障法》是我国当今唯一一部涉及精神病患者保障的法律。该法虽然规定精神病患者属于残疾人之一,但精神病患者有别于其他残疾人,他们无法正常感知与思考,行为不受思想控制,无法自食其力,该法对精神病患者的保障还不能全面、具体体现及实施。

案例

昔日“高材生”,被家人铁笼固锁6年

39岁的胡红军是湖北红安人,南开大学某工科专业高材生。1992年胡红军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黄石市无线电总厂当技术工人,因受刺激患上精神分裂症,后被送往精神病院。

家人介绍,胡红军非常聪明,从小学习从来不让大人操心。小学、初中到高中学习成绩都在班上数一数二。高考时,胡红军以优异的成绩被南开大学录取。

“发病的时候根本不能控制自己,总是打人、砸东西。”胡红军的姐姐胡启菊介绍,弟弟把家里的电视机、电饭煲都砸了,还站在桌子上大叫“我是神童”、“我是玉皇大帝”。家人把门反锁起来把他关在屋里,但是他把门踹烂了又跑出去。2000年,家人只好专门做了个小水泥房,装上铁门把胡红军牢牢锁住,只留个小窗户送饭。这样一锁就是6年。

胡红军被关起来后,经常在小黑屋里大吼大叫,家人看着也心疼,但是就是不敢放他出来。胡启菊说,弟弟清醒的时候就哀求家人把他放出去,全家人隔着铁笼子面对面直哭。“6年了,全家没过过一个安稳年。每年春节别人家高高兴兴团团圆圆的,唯独他们家在房间里一家人叹气抹泪。”

“如果不是因为发病谁也不愿意把至亲的人关起来,可是想到他发病又不得不这么做。”胡启菊流着眼泪说。今年,胡红军经过脑部微创手术治疗已恢复正常。

条例解读

不得限制精神病人自由

“《条例》出台后,将禁止非法限制精神疾病患者的人身自由。将保障精神疾病患者平等享有参与社会、人身自由等基本权利。”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相关负责人指出,精神病患者也有基本的人权,任何人不得以强力限制其人身自由。

“‘武疯子’频频出手危害周围亲人和邻居,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身体伤害和心理阴影。”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精防科主任刘修军介绍,正常家庭一旦遇上一个“武疯子”,整个正常的生活都要被完全打乱,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照顾和制止其非正常行为,很多家庭实在苦于管理只好将他们“禁锢”起来,有的甚至用铁链子将他们关在屋子里。

武汉市精神卫生专家介绍,将“武疯子”关在屋子里并不能解决问题,唯一有效的方法还是将精神病患者送往专业医院就诊,并进行相关监管治疗。“另外,精神病患者也有正常的情感和感受,被侮辱、禁锢的精神感受更加不利于疾病的康复。”

泄露患者隐私者最高罚5万

“很多精神病患者在康复后对我们诉苦,说自己根本没有被当作人看,回归社会后的生活异常痛苦。”专家介绍,许多精神病患者经过治疗后恢复了正常,但是在找工作中遇到种种阻碍,有的因为不能重新融入社会,精神陷入再度的抑郁中,成为边缘化的人群。

据了解,此次《条例》出台后,将规定精神障碍疾病患者康复后,所在单位应当为其安排适当的工作和岗位,在待遇和福利等方面不得歧视。对泄露精神疾病患者隐私的要处以重罚,最高罚款5万元。任何人不得歧视、侮辱精神疾病患者及家庭成员,否则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省精神卫生中心章华副教授表示,目前对患者的资料大多数医院都经过了严格的保密,但是此次制定法规进行严格规范,更能有效保护精神病患者权益,防止有人别有用心对患者的隐私进行公开。

不限制人身自由,是否意味着放任自流?

“目前,国家相关条例明确规定,精神病人犯罪可以免除刑事责任。如果相关地方条例再规定不允许对武疯子进行人身限制,那么‘武疯子’‘自由’后,是不是更容易伤人?造成的伤害谁来承担?”昨日,湖北楚风德浩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克具对该条例的具体实施提出疑问。

社区将参与精神病管理

“此次制定的《精神卫生条例》与社区精神病监护体系的建立相配套。”刘修军表示,禁止家人、监护人任意将精神病患者软禁,需要逐步与社区加强精神病防治能力,完善社区监管结合起来。

“将精神卫生治疗延伸到社区、家庭,可以消除‘武疯子’的抵触情绪,防止其发生意外伤害。”本报记者王荣海陈晨胡梦